当职业操守与与民族情感对立时,我该如何选择!
来源: | 作者:proe5bf34 | 发布时间: 2020-07-08 | 190 次浏览 | 分享到:
2003年老蔡送我去学了ISO9000-ISO14000两个体系的主任审核员课程,回来后安排我进了一家日企做管理者代表,日企老板是他二年前在一家料理店时认识的,因为老蔡年轻时在日本打过工,所以聊着聊着他们就成了朋友。
因为有着这层关系,所以在公司的工作相应的较容易开展。公司原有ISO9000的体系基础较好,花了半年时间进行了些小的改进,半年后导入了ISO14000,导入ISO14000时要做废气处理工程,整个工程由行政部具体负责。那时的废气处理工程价位相对较高,行政部主持中层管理开会后依性价比决定选择一家报价35万的施工方。
施工顺利进行后,得到了有效认可,车间与对外排放各项指标都达标。2003年年底公司ISO14000认证也顺利通过。
2004年开工没几天香港公司给我发了份EMAIL,要我去审查行政部工程施工的详细资料,并告之我已经知会行政部主管配合我。
整个施工工程的报价是由采购与行政推荐的好几家施工方提供的,在性价比上由公司中层管理人员开会后决定的,这中间唯一操作较大的空间是施工方的材料是否与施工方案一致。
审查,并告之了审查对象,有点象现在的“双规”,得罪人的玩意,但身在其位没办法。在行政部经理办公室,我调阅了整个工程的资料,但在相关材质的验收证明这块,迟迟没法出示相应有力的证明给我,按照相关的流程我可以抽样送检。
晚上,行政经理请我去他房间喝茶,我明白是什么事,但还是去了。平时我们两人关系也不错,工作也蛮配合的,在这近1000人的企业,行政部的工作也相当的出色,个人能力上他是个值得尊敬的同事。
“小朱,我们赚的是皇军的钱,呵!我也知道,你要交差,我会给点资料给你交差的,上面要查,没查到问题是不死心的。”在他房间客套的半天后,他崩出这么一句,并随后进入卧室拿来一个信封放在我的面前。我把信封推了回去,也不知说什么好,只能说我尽力。在行政经理满是失望与无助的眼神注视下我离开了他的房间。
回来后一整个晚上我都睡不着,从孩提懂事起,我们就在仇恨日本人的环境中长大,现在面对一个“小日本”修理同胞的事件,我该如何是好!但如果我放水了,我该如何向公司交待,如何向蔡老师交待?一个晚上折腾着睡不着,接近上班了,还是拿不定主意。
早上,在宿舍楼下碰到了行政经理年迈的父亲带着他儿子去学校,行政经理的儿子叫达达。在我与他们侧身走过的时候,达达叫了声“叔叔早”满是朝气与活力,我回应了声“早上好”,并向着行政经理的父亲问候到“大叔早”。行政经理的父亲没有象以往那样回应我,只是表情复杂的点了下头。这头,点得有点沉,一着传染到我的头,就这样,我头沉沉的进了办公室。